財 經 科 技 | 股 票 房 產 原 創 |   中國經濟時報電子版
商 業 地 方 | 文 化 汽 車 APP |   中國經濟時報數字報

深度閱讀

首頁 > 科技頻道 > 深度閱讀

復盤美國政商合謀圍獵TikTok這一年

中國經濟新聞網 2020-08-06 16:19:09

  新浪科技 鄭峻 發自美國硅谷

  直接開口要好處費

  這是一場精心策劃的陽謀洗劫,也是一場步步逼進的圍攻狩獵。白宮完全無視公平競爭和自由開放的市場經濟準則,毫不掩飾地完成了一次組合搶劫,更是赤裸裸地直接伸手索要好處費。即便是習慣了美國對中國企業的經濟制裁,這次白宮親自出馬圍獵TikTok的高規格舉動也是前所未有和令人大跌眼鏡。

  美國總統特朗普本周給了最后通牒,中國互聯網公司字節跳動必須在9月15日之前將TikTok美國業務出售給微軟或者其他美國公司,否則就會在美國遭遇封殺。他公開表示,“(TikTok)是一家非常成功的公司,在美國廣受歡迎,人們都為此著迷。但我們不能承受包括華為的這些公司帶來的安全風險。”

  對于白宮親自下場逼迫字節跳動出售TikTok,特朗普感到相當得意。他在記者發布會上表示,沒有美國政府就沒有這筆交易,所以美國政府必須從中抽取一大筆費用,這就是所謂的Key Money(這是美國地產行業術語,即租房者付給房東的看房費,地產商人)。最后微軟也同意支付一筆“沒有先例”的費用。

  白宮對此得意洋洋,微軟卻在半遮半掩。微軟發布的相關聲明卻非常耐人尋味:一方面確認公司正在收購TikTok的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和新西蘭業務,另一方面卻在不斷強調這筆交易是白宮在施壓推進的;蛟S微軟也覺得這事太不光彩,想就此撇清責任:我們并沒有趁火打劫,這是白宮逼迫字節跳動出售TikTok之后,我們才介入談判接盤的。

  從TikTok美國業務本身來看,被微軟收購或許是一個延續平臺實力的最好選擇。微軟擁有良好的政府關系,可以抵御未來可能的政治風險,微軟有雄厚的云服務和安全實力,可以增強TikTok的技術實力。微軟CEO納德拉也有濃厚興趣在社交領域拓展。但微軟的公司基因側重于企業用戶和生產力,與TikTok的文化有著明顯差別,在消費領域和年輕市場的成功或許僅限于Xbox游戲業務。

  另一方面,在美國媒體曝光蘋果也有意收購TikTok之后,蘋果迅速出面否認這一傳言。從各個方面來看,蘋果都沒有必要趟這一打劫分贓的渾水。盡管擁有幾千億美元的現金儲備和上萬億美元的市值,蘋果從沒有天價收購的歷史(最大交易僅為30億美元收購Beats),蘋果也從未通過收購來橫向擴張業務版圖。而且,蘋果目前也面臨反壟斷審查,其中一個指責就是涉嫌利用自己平臺優勢地位傾向于自己的互聯網業務。

  精心策劃打壓一年

  盡管外界直到過去一周才了解事態的進展,但為了逼迫字節跳動出售TikTok美國業務,美國政府已經策劃了近一年時間。在去年正式封殺華為之后,美國數位鷹派國會議員將目光投向了社交網絡,要求聯邦政府審核中資背景的TikTok給美國帶來的國家安全風險,指責中國可能會通過這一軟件獲得美國用戶的個人數據。

  需要強調的是,打壓TikTok并不是共和黨單方面推進的,民主黨國會領袖、參議院少數派領袖舒默同樣支持對TikTok展開調查。驢象兩黨在這一問題上并不存在分歧。中國威脅論從來都是美國大選之年的一個必出牌。在共和黨政府決定打壓中國企業之后,民主黨不太可能提出反對意見,以免被對手扣上一口“通中”的黑鍋。

  去年11月,美國聯邦政府正式指示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對TikTok美國進行國家安全審查,調查2017年字節跳動收購中國短視頻創業公司Musical.ly的交易。7月初,美國國務卿蓬皮奧和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等政府高層開始造勢,公開向媒體表態抨擊TikTok有安全風險,但一如既往地沒有提供任何證據。

  7月31日周五,美國媒體收到消息,白宮即將發布行政命令,逼迫字節跳動出售TikTok美國業務,否則就會遭到封殺。同一時間,美國媒體開始報道字節跳動正與微軟就出售TikTok事宜進行深入談判;蛟S一些網友因此誤以為字節跳動是當天才開始與微軟談判的,才有了所謂的“秒跪”指責。

  但實際情況如何呢?據美國媒體最新曝光,過去一個月白宮和聯邦財政部一直以徹底封殺為威脅,逼迫字節跳動同意剝離TikTok美國業務。在收到來自白宮“不出售就封殺”的最后通牒之后,字節跳動在經過評估之后,終于同意出售TikTok美國的多數股權。

  最初有意接盤的是幾家美國基金組成的財團,而后互聯網巨頭微軟也表達了興趣。無論從哪個方面來看,與微軟合作都是字節跳動當時可以選擇的最優方案。上周五媒體曝光的時候,雙方已經接近達成框架協議,由微軟獲得TikTok美國的多數股權,而字節跳動保留少數股權。這是美國財政部長努欽此前所允許的解決方案,財政部長是外國投資委員會的主席。

  極限施壓得寸進尺

  然而,就在談判各方以為此事已經達成一致的情況下,特朗普周五晚上卻突然公開表示,自己反對美國公司收購TikTok美國。他還聲稱,自己第二天就會簽署總統令,堅持要在美國徹底封殺TikTok。特朗普還專門強調,自己完全有權這么做。

  這一突發狀況讓包括財政部、微軟和字節跳動在內的各方都感到意外,談判不得不暫時擱置,以等待白宮確定最終立場。特朗普突然變卦并不奇怪:和此前的諸多談判一樣,他的白宮決策層存在著明顯的意見不合:鴿派財政部長努欽希望見好就收;而納瓦羅等鷹派官員卻要求趕盡殺絕。

  上周六特朗普去了高爾夫球場,還去了一次醫院,手背出現大片淤青,應該是進行了靜脈輸液。當天他并沒有簽署任何命令。從后續情況來看,特朗普的“徹底封殺TikTok”應該是又一次施壓舉動。微軟CEO納德拉隨后和特朗普通話討論TikTok收購事宜。

  8月3日周一,特朗普宣布他改變了立場,允許字節跳動在9月15日之前出售TikTok美國業務給微軟或是其他美國公司。然而,他“態度改變”的背后,字節跳動卻不得不接受更大的讓步:被要求出售TikTok美國的全部股權,不得保留少數股權,同時還可能出售加拿大、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的業務。不過,字節跳動的美國投資者則獲準保留TikTok的少數股權。

  毫不夸張的說,這場交易就是美國官商聯合洗劫字節跳動。TikTok目前已經在全球擁有8億月活用戶,在全球市場僅次于Facebook谷歌(騰訊市場主要在國內),估值至少達到500億美元,已經成為Facebook的最大競爭對手。如果TikTok保持目前的增長速度,這一應用的估值甚至可能突破千億美元。

  但在美國政府的極限施壓下,TikTok很難以公允價格出售核心資產美國業務,這也是微軟愿意接洽字節跳動談判的主要原因。要收購目前最火的社交網絡明星資產,沒有比這更好的機會了。而谷歌和Facebook因為目前反壟斷調查,也不可能出手接盤TikTok業務。

  沒有發現違規證據

  字節跳動出售TikTok美國的交易并不是過去幾天的臨時舉動,而是在白宮過去一年的持續施壓下,一步步逼迫推進的。作為“獵物”的字節跳動并不是沒有努力過,過去一年時間他們一直在積極自救。然而,當TikTok成為美國互聯網巨頭眼中釘,當美國政府圍剿TikTok決心已下的時候,任何一家企業在超級大國面前都是脆弱無力的。

  字節跳動或許是中國互聯網公司中最有全球視野和擴展野心的。因此,他們也早早做了風險規避準備:海外市場的TikTok和國內市場的抖音完全隔離,TikTok的服務器和內容審核團隊都設在海外;為了規避卷入美國政治斗爭的風險,TikTok早早宣布徹底拒絕所有政治廣告,將自己打造成一個娛樂性質的社交平臺。

  去年年底美國政府宣布調查TikTok之后,字節跳動也在想盡辦法:積極配合CFIUS的項目審查,展示平臺在保護用戶數據安全方面的工作;聘請迪士尼高管出任TikTok CEO,擔任公司形象代言人;砸錢組建美國游說團隊,拉攏共和黨陣營的資源;宣布海外設立全球總部,投資為美國創造就業。

  至少有一點可以肯定,盡管美國政府宣稱TikTok的中資背景帶來了信息安全風險,但白宮卻拿不出任何TikTok違規的證據。即便美國的盟友澳大利亞總理本周也表示,澳大利亞政府在經過調查之后,沒有發現TikTok有濫用用戶數據的違規行為。

  白宮施壓字節跳動是讓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推進的。這和TikTok的前身有關。2016年底,字節跳動在國內推出了短視頻服務抖音,隨后以TikTok應用在海外拓展。2017年,字節跳動斥資10億美元收購了總部在中國上海的短視頻應用Musical.ly。2018年完成收購后,Musical.ly的海外用戶隨即并入TikTok。

  在收購當時,Musical.ly已經在美國市場擁有2000萬用戶,理論上意味著這筆收購交易已經達到了申請CFIUS審批的門檻。但理論上Musical.ly也是注冊在開曼群島的離岸公司。而且盡管CFIUS的交易審核門檻很低,但當時卻并不是必須審批,審批結果可能就是否決。阿里申請收購MoneyGram的交易最終就是被CFIUS否決的。

  多重手段可以打壓

  盡管字節跳動過去一年積極自救,但并沒有改變白宮強吞TikTok的想法;或者說當美國政府展開圍獵的時候,TikTok的命運其實早已決定。那白宮到底有沒有權利直接逼迫字節跳動放棄TikTok美國,有沒有可能直接封殺TikTok業務?字節跳動可以通過起訴美國政府來改變命運嗎?

  美國有沒有權利迫使字節跳動出售TikTok美國業務?很遺憾,美國政府完全有權這么做,而且符合法律。畢竟CFIUS逼迫外國公司吐出收購資產也不是什么新鮮事情。CFIUS完全有權以“存在國家安全風險”的理由,在不提供實際違規證據的情況下,否決外國企業在美國的投資,哪怕是已經收購多年也可以強行分拆。

  去年5月,美國政府同樣通過外國投資委員會施壓,逼迫中國企業昆侖萬維賣出了2016年收購的美國同性交友網站Grindr(給了昆侖萬維更多的時間尋找買家,交易在今年年初完成),理由同樣是危害美國用戶數據安全。今年美國政府又要求中國公司中長石基出售兩年前收購的美國酒店系統管理公司StayNTouch,唯一的理由就是“中資背景”。

  今年年初,美國還實施了更為嚴格的《外國投資風險審查現代化法案》(FIRRMA),進一步擴大了CFIUS的審查范圍。FIRRMA規定的外國敏感投資領域包括了關鍵技術、關鍵基礎設施、敏感個人數據(TID)領域,包括了外國公司獲取美國民眾個人數據領域,而TikTok所在的社交平臺顯然就撞上了這兩條規定。

  除了CFIUS來否決收購交易,特朗普所說自己有權徹底封殺TikTok也是事實,美國總統有著極大的行政權力。1977年的《國際應急經濟權力法》(IEEPA)獲取是一個法律依據,美國總統有權根據國家安全威脅狀況,宣布緊急狀態,對國際市場商業行為采取行動。此外,2001年的911事件之后,美國國會通過了《愛國者法案》,授權政府在國家安全風險調查期間對外國資產展開行動,這意味著并不需要提供切實的證據和理由。

  只要認定存在“國家安全威脅”,白宮可以采取的緊急封殺措施包括(但不限于):要求蘋果和谷歌應用商店下架TikTok(印度也通過這一方式封殺);將字節跳動列入商務部實體清單,禁止美國公司與其進行業務往來;禁止美國廣告主在TikTok投放廣告。此前美國商務部曾經將大量中國公司都列入實體清單,并不需要提供具體的違規證據。而一旦被列入實體清單,要申請取消制裁則是難上加難。

  強行對抗無謂犧牲

  那么字節跳動有可能反抗嗎?很遺憾,當美國政府想制裁一家外國企業的時候,后者幾乎是沒有什么反抗可能性的。2013年,美國司法部直接抓捕了法國工業巨頭阿爾斯通的高管,獲得阿爾斯通在亞太拉美地區行賄的證據,開出了7.72億美元罰金;陷入經濟困境的阿爾斯通次年被迫作價170億美元把旗下能源業務出售給美國工業巨頭通用電氣,而不是競購條款更為有利的德國企業西門子。

  2018年美國通過《國防授權法案》和聯邦通訊委員會(FCC)決議,禁止美國運營商采購華為和中興電信產品,實際上把華為徹底踢出了美國市場。2019年美國商務部將華為列入實體清單,禁止美國企業與華為的業務往來,給華為的運營商業務和終端業務帶來了直接影響。2020年,美國政府通過外交手段,迫使盟國將華為排除出5G市場。

  TikTok沒有選擇,他們不可能直接退出第二大市場美國市場。美國是全球用戶價值最高的互聯網市場,也是全球社交廣告支出最大的市場。TikTok在美國市場不僅有4000萬活躍用戶,更有最吸引用戶粘性的明星博主。如果平臺被制裁,他們流失到其他平臺,也就意味著TikTok失去了大半內容吸引力。如果按TikTok估值500億美元算,那么美國業務至少價值250億美元。

  如果強行對抗美國政府,被列入美國政府實體清單的封殺名單,遭受美國科技行業徹底屏蔽,甚至被踢出蘋果和谷歌的應用商店,那意味著TikTok的全球業務都可能會遭受影響,還可能影響到字節跳動本身的上市進程。字節跳動是一家創業公司,必須考慮到投資人的利益,從實際角度評估風險,強行對抗美國政府是不可能接受的選擇,那意味著遭受幾百億美元甚至更大的損失。

  起訴美國政府是徒勞無功的。美國聯邦法官基本不可能干預聯邦政府以國家安全名義的行政操作,也不太可能叫停政府對TikTok的封殺行為。指望以起訴來拖延封殺時間是不太現實的。去年華為曾經起訴美國政府無理由封殺自己產品服務的行為違反美國憲法,但直接被聯邦法官否決了,理由是國會完全有權立法這么做。

  如很多網友所說“暫時關閉TikTok,等待政府換屆”也是毫無意義的。如今美國政治環境已經不同于以往,兩黨都希望在中國問題上展現出強硬態度,“軟弱示好”可能會成為對方的攻擊把柄。即便半年后民主黨總統上臺,也不太可能撤銷前任對TikTok的制裁,給自己背上一個通中的罪名。而且互聯網行業的競爭極為激烈,明星博主需要找到新平臺繼續謀生,Facebook已經推出了模仿TikTok的競爭產品,TikTok關閉半年和變相自殺并沒有什么不同。

  實現突破另類肯定

  這么多年來,只有華為和TikTok等寥寥幾家中國科技企業被美國政府認定為“危害國家安全”,被直接行政干預的方式強行驅逐出美國市場。換一個角度來看,這也是對這幾家中國科技公司實力的另類肯定,因為他們真正打入了電信和互聯網行業的上層空間,影響到了美國競爭對手的利益,才會促使美國政府拋開自由開放的市場經濟原則,選擇直接行政干預封殺。逼迫字節跳動出售TikTok給美國公司也有利于特朗普打造自己對華強硬的形象,迎合他的基本盤選民。

  雖然中國也誕生了BAT等互聯網巨頭,但卻只有TikTok沖破了那個看不見的玻璃天花板,真正打破了國內市場和華人市場的限制,成為唯一一個由中國公司打造、獲得全球主流用戶歡迎的互聯網產品。微軟聯合創始人蓋茨也表示,自己是從女兒那里了解TikTok的,他認為TikTok的創新功能是贏得年輕用戶的主要原因。

  正因為TikTok進入了美國主流社交市場,成為了Facebook最主要的競爭對手,獲得了數千萬美國年輕用戶的青睞,才會成為美國政府的制裁對象。就在美國政府打壓TikTok的同時,Facebook在過去一年緊鑼密鼓開發了自己的類似產品,并在本周正式以Reels的功能在Instagram平臺上線,試圖爭奪TikTok流失的明星博主與年輕用戶。

  打壓TikTok能給美國帶來什么?最直接的全球受益者就是美國互聯網巨頭Facebook,這也是Facebook創始人扎克伯格不斷附和美國當前盛行的“中國威脅論”的主要原因。張一鳴也在昨天的公司郵件中提到,問題焦點并不是CFIUS以危害國家安全為由否決Musical.ly收購案從而強迫出售TikTok美國業務,對方的真正目的是希望全面封禁以及更多。

  去年華為先后在美國起訴美國國會和聯邦通訊委員會,前一起訴訟已經被法院駁回,后一起訴訟尚未結束。但從以往案例來看,美國法院基本不會干涉立法和行政機構基于“國家安全”對外國企業的封殺行為。這兩起訴訟也改變不了華為在美國市場被徹底封殺的現狀,華為的起訴更像是在被打壓之后表明自己的抗爭態度。華為并沒有起訴美國商務部的實體清單,這屬于行政部門的執法權限,也并不需要切實證據。

  在被美國政府直接封殺之前,華為已經在美國市場被排擠和打壓了十年時間:多次收購被否決,電信訂單被取消,手機上市被叫停。在這十年期間,華為也一直沒有放棄在美國市場的拓展努力:重金打造游說團隊,不斷發布旗艦新品,打造硅谷研發基地,開辟美國農村小運營商市場。但在過去兩年時間,由于美國政府的一連串制裁措施,華為徹底退出了美國市場,華為手機失去了谷歌服務,華為產品失去了大量供應鏈支持,影響到了未來的產品研發,在歐洲5G市場原先的優勢地位也被行政封殺。

  后言:

  中國科技企業終于進入產業價值鏈的上層,真正對美國科技巨頭構成競爭威脅,從而遭到美國政府以“莫須有”的罪名封殺打壓,以“中資背景存在安全風險”的理由,被行政干預方式驅逐出美國市場。但遺憾的是,一些網民或是因為并不了解情況,反而對遭受封殺洗劫的企業進行冷嘲熱諷,甚至指望他們魚死網破進行毫無意義的犧牲。

  這并不該如此。沒有置身其中,就無法體會到全球超級大國徹底封殺威脅帶來的巨大壓力。只有保存實力才能在未來繼續創新。實際上,努力創新、拓展全球的中國科技企業都值得尊重。只有越來越多這樣的中國企業浮現,國家經濟科技實力才能真正強大對等,才能無懼美國的封殺大棒。

來源:新浪科技 作者:鄭峻 編輯: 蔣帥       
微信公眾號
中國經濟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本網所刊登文章,除原創頻道外,若無特別版權聲明,均來自網絡轉載;
文章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其真實性由作者或稿源方負責;
如果您對稿件和圖片等有版權及其它爭議,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核實情況后進行相關刪除。

聯系電話:81785256;郵箱:[email protected]

報紙訂閱  關于我們  CET郵箱 
微信公眾號
微信公眾號
中國經濟新聞網 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允許不得轉載、復制或建立鏡像
聯系電話:(010)81785256 聯系郵箱: [email protected]
中國經濟時報社 地址:北京市昌平區平西府王府街 郵政編碼:102209 電話:(010)81785188(總機) (010)81785188-5100(編輯部) (010)81785186(廣告部) (010)81785178(發行部) 傳真:(010)81785121 電郵:[email protected] 站點地圖 Copyright 2011 www.965845.tw. All Rights Reserved
舉報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10120180005       京ICP備07019363號-1       京公網安備110114001037號
贵州快3形态走势图一定